2015年12月13日 星期日

我已想盡量寫點有內涵的東西,可是還是放過我吧,耶穌也有凡人的模樣,我再裝模作樣,還是想寫點愛情狗屁。

夜了放音樂,又是可以好好打字,裝模作樣的時間。

我的腳跟傷了。
在西澳南下時,因為一個海邊太美的關係,
我一邊跑一邊脫,一邊放下手機銀包,
打算落水,一回自己的歸所。
一個跣腳就擦一下的,
石頭就留下我腳跟的皮塊,
一注注血就流過不停的。

往後的日子,我都蹬著右腳腳尖走,
一拐一拐的。
因為要是腳跟著地,受力時傷口就會痛,
又或是突然流血。

如是者蹬著腳走了好幾星期,
最近都好了,感覺上。

可是因為怕還會痛的原因,
久久不敢把腳跟著地。

現在發現,也許傷明明都好了,不會再痛,
可是還不想著地。
又或是,因為沒有試過著地,
所以都不知道傷已經好了。

我想起那隻有假想天花的猴子,之類的。

怎麼寫著寫著,這種原來是好了卻不敢再試的感覺都出來了。
感覺就像香港老土情歌會出現的歌詞:
那首什麼,不懂得如何談戀愛,
難道什麼什麼,再分不開
難道沒練習太耐,生鏽的鎖不能開。

哈哈哈。

今天我跟微胖的女生談談感情事。
她說,太久都未嘗過談戀愛,人生經驗也許會比較少吧?
對呢,有時候感覺情歌歌詞都無聊,
大多都因為自己還未了解歌詞深刻的意思。
總覺得還不是那三篤屁,怒人說:
愛你老母啊。

但最近去唱K時,竟然因為歌詞哭了。
真的很眼淺的。
他們都沒有說出來,但感覺到朋友在努力炒熱氣氛逗我笑,
他們真可愛,明明我只是個男孩兒。

填詞人的人生經驗都不少,所以才寫下深刻的詞吧。
我最喜歡Rammstein寫的 Feuer und Wasser,
寫一個男人在泳池一邊游泳,一邊貪婪的偷窺在前方游泳的女人,
一滿腔的慾火,正想燒至她時,卻被魚一般的女人,扔到池裡撲滅,
一滿腔的嫉妒,恨怨之火,在水中也不能熄滅。

是主音Till Lindemann 寫的,他是個游泳健將,
一定是他的親身經歷吧,哈哈。

微胖的女生也很愛填詞,
想的也是,她的戀愛經驗不少,
人生經驗也多,所以對歌詞都敏感,
而且還想要寫寫吧。

其實我都不怕情傷了。
只是要談戀愛,對象要求真的太高。
最重要還是,我還太幼稚,
也許我想自己幼稚吧。

昨夜我很撒嬌的跟朋友說,
她很寵我的,
然後把頭往微胖的女生肩上磨蹭,
像小狗一般。

天啊,我都不知如何向未來的女朋友解釋這些文章。
又是前度的性關係,又是向女生撒嬌的男生。
沒關係,要麼我不會有女友,
要麼能當我的情人,一定是個通達情理的人,
會知道當下我愛的人是誰,
因為我可不想再亂愛一個人了。
怒人說:

鳩男女!
咪撚話我鳩吠 唔該你諗下自己有冇交過個心出黎!
你條女唔係雞! 你條仔唔係鴨!
唔該你用個心出黎愛佢! 唔好亂鳩咁愛!

銘記於心。

要麼,她真的是個愛呷醋的可愛女生。
那沒關係吧,因為我也喜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