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3日 星期日

我已想盡量寫點有內涵的東西,可是還是放過我吧,耶穌也有凡人的模樣,我再裝模作樣,還是想寫點愛情狗屁。

夜了放音樂,又是可以好好打字,裝模作樣的時間。

我的腳跟傷了。
在西澳南下時,因為一個海邊太美的關係,
我一邊跑一邊脫,一邊放下手機銀包,
打算落水,一回自己的歸所。
一個跣腳就擦一下的,
石頭就留下我腳跟的皮塊,
一注注血就流過不停的。

往後的日子,我都蹬著右腳腳尖走,
一拐一拐的。
因為要是腳跟著地,受力時傷口就會痛,
又或是突然流血。

如是者蹬著腳走了好幾星期,
最近都好了,感覺上。

可是因為怕還會痛的原因,
久久不敢把腳跟著地。

現在發現,也許傷明明都好了,不會再痛,
可是還不想著地。
又或是,因為沒有試過著地,
所以都不知道傷已經好了。

我想起那隻有假想天花的猴子,之類的。

怎麼寫著寫著,這種原來是好了卻不敢再試的感覺都出來了。
感覺就像香港老土情歌會出現的歌詞:
那首什麼,不懂得如何談戀愛,
難道什麼什麼,再分不開
難道沒練習太耐,生鏽的鎖不能開。

哈哈哈。

今天我跟微胖的女生談談感情事。
她說,太久都未嘗過談戀愛,人生經驗也許會比較少吧?
對呢,有時候感覺情歌歌詞都無聊,
大多都因為自己還未了解歌詞深刻的意思。
總覺得還不是那三篤屁,怒人說:
愛你老母啊。

但最近去唱K時,竟然因為歌詞哭了。
真的很眼淺的。
他們都沒有說出來,但感覺到朋友在努力炒熱氣氛逗我笑,
他們真可愛,明明我只是個男孩兒。

填詞人的人生經驗都不少,所以才寫下深刻的詞吧。
我最喜歡Rammstein寫的 Feuer und Wasser,
寫一個男人在泳池一邊游泳,一邊貪婪的偷窺在前方游泳的女人,
一滿腔的慾火,正想燒至她時,卻被魚一般的女人,扔到池裡撲滅,
一滿腔的嫉妒,恨怨之火,在水中也不能熄滅。

是主音Till Lindemann 寫的,他是個游泳健將,
一定是他的親身經歷吧,哈哈。

微胖的女生也很愛填詞,
想的也是,她的戀愛經驗不少,
人生經驗也多,所以對歌詞都敏感,
而且還想要寫寫吧。

其實我都不怕情傷了。
只是要談戀愛,對象要求真的太高。
最重要還是,我還太幼稚,
也許我想自己幼稚吧。

昨夜我很撒嬌的跟朋友說,
她很寵我的,
然後把頭往微胖的女生肩上磨蹭,
像小狗一般。

天啊,我都不知如何向未來的女朋友解釋這些文章。
又是前度的性關係,又是向女生撒嬌的男生。
沒關係,要麼我不會有女友,
要麼能當我的情人,一定是個通達情理的人,
會知道當下我愛的人是誰,
因為我可不想再亂愛一個人了。
怒人說:

鳩男女!
咪撚話我鳩吠 唔該你諗下自己有冇交過個心出黎!
你條女唔係雞! 你條仔唔係鴨!
唔該你用個心出黎愛佢! 唔好亂鳩咁愛!

銘記於心。

要麼,她真的是個愛呷醋的可愛女生。
那沒關係吧,因為我也喜歡。


2015年12月8日 星期二

深處的男孩

諸位都知我曾是花心的少年。
有八次談戀愛的經驗。
雖說最近一次才是認真的。

年少時,總喜歡比自己年輕的女生,
覺得跟幼稚的自己很談得來,
年輕一年、兩年、然後四年的可以,
比我年輕四年的她,今年才十八歲。
但其實出奇的,她真的比普遍同齡女生都成熟呢。

然後跟過比自己大三年的女生交往,她當年才二十一歲,
真是美麗的年齡,她也是充滿魅力的,
可惜年輕的我不懂談戀愛吧,傷透了她。

好久沒見,不知她還恨我嗎。
也許,因為她還是鎖了我facebook。

跟前度交往後,便跟自己說,最喜歡的還是聰明有頭腦的女生。
如果能跟自己談哲學、超自然、人性、神性、大自然、電影等等話題的,
就最好了。就最好了。
有思考的女生最吸引。

我羨慕一位好友找到了如此的伴侶,
也令我回想過去跟前度的美景:
真正的無所不談。
所以現在還是很要好的好朋友吧。

母親也許時常上來看我的日誌,
又也許在我facebook裡看,
她知道我跟前度關係還很好,
經常問彼此會否在給對方機會復合。

不會了。
因為大家都明白,
大家所選擇的條件都不同,
只夠當朋友,
但是最要好的朋友。

今天我忽發其想,
如果要與一人同居,
我會想跟前度一起,
不是因為我還想與她交往,而是
跟好朋友同居,
比跟愛人同居好。
這當然是伊比鳩魯其中一個主張,
可以商確,例如好友就是愛人。
不過,跟前度當了兩年多愛人,
幾乎是同居的日子都不少,
感覺是十分困難的。
辛苦的。
結了婚的朋友跟我說,
跟丈夫的關係都不太理想,
而且青春都跑光了的樣子。
伊比鳩魯說人都過份抬高了愛情,
其實友情更是可貴。

如果要跟前度同居,未嘗不可,
她甚至可以帶她的愛人來,
我也帶我的愛人來,
兩口子快樂的住。
當然要有如此大的物業,和金錢罷哈哈。

真羨慕紅髮和藍在火炭的住所,
就是一班有共同理想的好朋友,
一起過生活。
太美好了。

你現在應該懷疑我剛開始想說什麼,
說起過去的前度們,
什麼年齡等,
對。

其實我只想說,
我最近發現自己,
對比自己年長的女生感興趣,
大概比自己年長兩年,三年,或四年。
感覺她們會跟自己很談得來,
而且我也是個很愛撒嬌的男生。

最近在澳洲認識了一個比自己年長三年的女生,
一見面就嚷著可愛可愛的捏我的臉,
雖然感覺新鮮,
但出乎意料的,我挺喜歡這套。

我跟前度一起時,
向她撒嬌是日常。
在她肩上用臉磨蹭一番之類的,

現在都磨慣了,唉。

前度跟我談過,她說,
這兩年來,我面對她時,
表露了自己最內裡一面,
就是個愛撒嬌的小男孩。
我答,醜的一面都給你看過了,
包括內在和外在的。
我們都笑了。

昨晚我喝醉了,
被那微胖的女生灌酒。
我頭很眩,
但也清醒,
但很想找人來撒嬌一番。
於是對她放肆的磨蹭了一遍,
小狗一般。

我發現自己開始有點不正常,
但誰又是呢。
我寧願坦白自己一些內在面,
例如我經常造夢殺人什麼的,
但都是下次再說。

隨自己發掘了喜歡撒嬌的個性,
和喜歡比自己年長的女生這個走勢,
感覺自己與成熟的路線,也太遠了。
看來,我還是要收斂一下。

我沒有歸咎自己的取向於姐姐上,
諸位不知,少數可能知,
我姐姐比我大三年,
可是表現得像妹妹,
不是說笑的,與她一起,你可能會發現有點成熟的哥哥,
我。
與姐姐逛街什麼,或在家的時候,
有時都是我照顧她的。
因為,是可愛的妹妹啊,我是如此看待她。
家人應該都認同吧。

也許家人離開太耐,自己開始不成熟了,哈哈。
放任的。
原來如此。

2015年12月5日 星期六

論成熟(一)

我都不太懂,什麼才叫成熟。

在很久之前,某妹妹總說我是很不成熟的一位哥哥。
然後我答,能知道自己是幼稚的算是成熟吧?
不知道呢。

又有一個很可愛的羊老師,我跟她乘旅遊巴時,
我逗趣的問她,你覺得我是怎樣的人?
她答,
你還很不成熟,而且自己很沒有安全感吧。
她一臉淡然,眼神跟我對看的答,
她真的是很有魅力的素人老師,不知最近如何了。

前度斬釘切鐵跟我說,
我很幼稚。

某吸煙的女性朋友用半驚訝和恥笑的語氣說,
嘩,真的很不成熟呢。
然後她男朋友卻說,
這不是挺好的,不怎麼成熟。
但沒有再說了。

之前我說彼此都不成熟是我跟前度分開的原因。
應該不是藉口吧,或是不成熟可以引致很多感情問題。

前度跟我談過,說我不夠細心。
我不懂看人面色,也不懂認真聽人說話後,然後認真回應。
也不懂怎麼說話,沒什麼口才。
總括而言,應該就是神經大條,腦袋沒注意。
我自己也不清楚,有時感覺自己挺注意別人是哪種人,會說哪些話,
但要按他們說的話而調整自己,卻沒怎麼嘗過,
除非我刻意的。

紅髮跟我說,
是否十年後,你還是會說一些好像不懂我的說話?
才知道自己說話真的沒上心。
沒介意,沒經大腦。
我跟她說對不起,
她卻很佛心的說,
沒打緊,沒有什麼需要改變。

王博士說過,
情人間要對方改的問題,
是沒可能根治的,只有拼力掩飾,
可是本性難移。

如果我本性是幼稚,難改。
要怎麼變,我還是幼稚的人。
可是社會,或有時情侶間,都想要成熟的人。
在各人的指責下,我還是想找出,
甚麼是成熟,如何成為成熟的人?

我倒是聽過民間,都褒揚清心直說的人。
他們可能很蠢,很不敏感,
而且很像小孩子。
但小孩子,尼采如是說,不就是一顆堅定的心嗎?
成為超人的最後一步。
不,因為成熟的人,也可以有小孩般的決心吧。
只是他們是一個小心的小孩。
在成超人的路上,用成熟處理的方法,完成難題,到達終點。

但這沒有解答,何以成熟。

一個幼稚的人,能悟出成熟為何嗎?

就像一個只懂英語的人,不能明白中文之意。

前度說我,從年幼起,至今,一直受父母的保護下成長,
所以毫不成熟。
對,雖說我可以睡街邊,只吃梨和面包,也懂得看地圖的在島上生存,
是一個很易養的人,某個台灣人這麼說我。
但我內心,是幼稚的。

父母保護我不了肉身上的苦難,但我不怕,
我是大地的孩子嘛。
我喜歡赤腳踩樹。
也不怕上班要上得洗這擦那,雙手沾過滿是凝結了的廢油、剩菜和肉碎的污水,
也不怕要半夜搬抬。
我是不怎麼發怨言的工人。
算是能吃點苦的人吧。

以上為自己辯護得自己是一個不怕辛苦的人,
來證明自己沒被父母寵壞,是不成熟的表現吧?
我也想透過證明自己不是被寵壞,來得到諸位認同,
及會想過我也許不是個被寵壞的小孩,
因為外在因素上的苦難,我不怕,也不介意。
這樣為自己辯解,很幼稚嗎?

所以,要證明自己是成熟的人,就得沉默,不為自己說話了?
但如此讓別人誤解,就對自己的形象失責,
因為成熟的人,應為自己的個人形象負責吧。
至少,不可被人誤解成別的人。
要讓人清楚知道你內在的人是如何吧?

成熟的人會清楚表明自己是成熟的人嗎?
成熟的人應該不會有需要為自己辯護自己是成熟的情況,
因為假如他們表現成熟,自然沒人要他們辯護。
沒人說他是幼稚的。

剛才我想辯護自己沒被寵壞,
其實算是證明自己是有被寵壞的跡象,
所以才有辯護的需要吧?

我也明白自己被寵壞的跡象是什麼,
多數是缺乏為一事計劃的時候,
例如來到澳洲後,久久也沒為醫療卡的事做計劃,
也認為沒需要,
所以到受傷的時候,
才趕忙處理。

如此推論,
成熟應有未雨綢繆的性格。
觀看我認為是成熟的人,
對未來的方向都很清晰,
也一直向這方向走。
至少,是在工作上。
很普通的工作問題上。

但,我的人生不想被工作所駕馭,
也沒想過人的靈魂是為社會賣命而生。

這,是我把自己在靈性上抬高,
而不考慮將來工作前景等問題的藉口,
所以,我是幼稚的人。

此話是真,但不是不去考慮前景的藉口。
因為,人類生來,在這社會上,真的需要打工吧?
真的?也許。
為何要糾結於前景問題上?

成熟與否跟前景有關係吧。
也許成熟的人對未來目標很清晰的。
但一些,例如決心要與有妻兒之夫同居結婚,的女人
目標清晰,但不是成熟決定吧。

又或是,目標清晰,他決定人生目標是工作,上樓,賺錢。
也許他為此必須放棄生活,生存於大都市中,
靈魂都乾涸了,
這樣的人會成熟嗎?
是成熟的人嗎?

到底何為成熟?
到底幼稚的我,能何時悟道?
悟出成熟之意,然後實踐之?

還是我到頭來,紙上談兵,
能悟出其意,卻不能自身有能力進步,也是空談。
所以,應多做,少說?
可幼稚的我連成熟何解都不知,如何「做」成熟之事?

我是無知的。
可是我好奇。

我又在為自己辯護了。

(繼)

2015年12月1日 星期二

繼續談前度。

剛剛看過了Blade Runner,很出色的電影。
詳情和後感不談,因為不是我想說的事。
一直在聽裡面一首很有王家衛風格的藍調,
思緒又如潮,想要裝模作樣的想想過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uAThYGUavQ

然後前度又跟我坦白了點點。

我昨天也說了。
我清楚,前度跟我雖然有兩年多。
但感情,恐怕從第一次吵架裡消失了。
即是,很早以前。
剩下的光陰和關係,只是想證明什麼,
只是不想一分開就失去,
等等。

從我們沒有性關係的時候就沒有愛吧。
拖泥帶水的。

但我也得再次強調,
我們那段時間的拉扯,
都拉大了對方。

然後彼此出現的新感情,而不是愛情。
也許是惺惺相識吧。
我們都很談得來。

現在再看舊照片,
懷緬只是越來越甜。
即使,是黑暗的時間。

我們都承認了,
也許她只是愛過我這麼一瞬間,
剩下都是想有個人,在一起。
令自己不怎麼孤獨。
我也盲目的愛下去。
愛得自己死去活來。

我都不怪她了。
我知道她是這般啊。
也是個迷失的小女孩,希望有個大男人帶她走。
而我這個小男孩,就陪她一起走。
過去是情人,現在就到我陪她,找到另一個情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