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9日 星期日

關於我第二個紋身,和,一些愛情觀念。


關於我第二個紋身,如圖所見,就是一條鬼蝠魟,但又是一棵樹的模樣。
大家都知道,鬼蝠魟是我最愛的動物—不—我簡直認為自己就是一條,或是,前世是一條鬼蝠魟。
我愛夢到深海,在無邊又蔚藍的水中,像牠們一樣飛舞。
優雅,自在的,美麗的飛翔。
黝黑的身軀,廣大的翼。
我真的好想好想游泳。

樹。

已經是兩年前的事。
如果有誰是我的忠實讀者,也許會知道小樹子,這深藍色的冰塊是誰。
現在?哈哈,她是火熱的樹。
是溫柔的海藍色、溫暖的皮膚顏色。
又暖又柔,這是我的前女友。
也許聽上去很奇怪,因為我清楚,懂我的人都知道,
我過去跟前女友的感情和關係,都很糟糕。
也很辛苦。
無可否認,那段時光是我人生最難過的其中一段。

但同樣是最令人成長,難忘的一段。

要跟在座諸位外人訴說我跟她的感情實在太難,
但可以說,我與她,在各自心裡都為對方築了一個特別的位置,
不是情人,也不是朋友,
是那種,可以值得以紋身紀念之,
那種靈魂的同伴。
對。

她的現況我不會詳述。
但是新鮮的,內省的一場旅程。
我為她在分手後所經歷過的一切,
覺得傷心過,也恩慰過。

為何我還如此珍重前度?
因為認識她之前,我只是個小屁孩。
我什麼也不懂。
也許,她什麼也不懂。

我們各自,也許有一點點在拉扯著對方,令對方無法鬆綁,飛去更高。
但在彼此相磨中,也令對方成長了。
我們把視覺都合一,以一種眼界來觀世,
也不斷的學習,研究世界。
談過很多超常理的事。
把各自的觀念,都溶解於對方裡。
所以,我們造就了對方。
彼此,也有對方的存在。
居於身軀裡,
像一棵樹,緊緊盤根在脊椎上。

如今我們把對方都鬆開了。
天曉得我們更飛遠了。
她,哈哈,像伊卡洛斯般飛出宇宙去,
往太陽去了哈哈。

回顧兩年間,我也有了重大變化。
她不滿我愛現的性格,也不滿我穿衣的品味。
我都改了,我滿喜歡自己現在的衣服的,
可是我還是很愛現,至少在心裡。
不過,低調是愛現的另一種層次吧。
蠻不錯。

她是我第一個有性關係的人,
她亦如此。
難以想象一個拍了八次拖的人,
前度才是第一個吧。
對了,第一個。
我們在一處浪漫的地方開始。
但正因為深刻的愛情,
如今我對性的看法,實在十分神聖。
因為向自己所愛的人披露自己,
真實的模樣,是靈魂中最貼近的事。
赤裸的在對方前。
然後交合。

高潮往往是人類歷史上,描繪靈魂出竅的時候。
對我而言,這是深愛的人,彼此可以觸發的特權。
也只有因為深愛,性才顯得值得、深刻。
當然你可以濫交,
但性就顯得低劣了。

隨著對大家開放了性關係,
也開始與我原本的宗教抵觸。
現在我倒明白了,基督教對性的束縛。
是因為,不是每人都能將性放於神聖的位置上。
特別是以前的遠古人,野蠻人。
如果性放任了,總覺得,靈魂的素質也會下降。
因為性是靈魂與靈魂間最融合,溝通的情緒。

然後與她一邊辯論,一邊內省。
然後我就沒有再信基督教了。
那個跟我成長,塑造我的思想。
當然很多值得學習的精神,亦在我靈魂裡。
只是,我不信其他,例如人不能成為神,和神是愛等等。
好像都說過了。

我跟前度在愛情上都愛過了,
所以當時對性的開發滿厲害的。
可是漸漸的,彼此都不愛對方。
故然沒有性了。
兩者是相承的。

怎麼跑題了,不談性了。

總之,跟前度發展出一種非愛情間的愛。
別人都不信,可是事實如此。

我現在愛她,不是因為性方面,也不是因為愛情。
而是,因為我們曾深愛過,深愛得有性。
雖然只是一刻,我們也清楚。
而最重要的,
是兩年間,因為有對方存在,
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亦因為彼此的存在,更造就了彼此的價值。
難道你不認為,我跟前度,是與別人不同嗎?
是有種,很超於常人的感情嗎?哈哈哈。
大概是如此。

我很感激她。

所以,我紋了這個紋身。
二人共享一軀。
沒錯,你說對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