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9日 星期日

關於我第二個紋身,和,一些愛情觀念。


關於我第二個紋身,如圖所見,就是一條鬼蝠魟,但又是一棵樹的模樣。
大家都知道,鬼蝠魟是我最愛的動物—不—我簡直認為自己就是一條,或是,前世是一條鬼蝠魟。
我愛夢到深海,在無邊又蔚藍的水中,像牠們一樣飛舞。
優雅,自在的,美麗的飛翔。
黝黑的身軀,廣大的翼。
我真的好想好想游泳。

樹。

已經是兩年前的事。
如果有誰是我的忠實讀者,也許會知道小樹子,這深藍色的冰塊是誰。
現在?哈哈,她是火熱的樹。
是溫柔的海藍色、溫暖的皮膚顏色。
又暖又柔,這是我的前女友。
也許聽上去很奇怪,因為我清楚,懂我的人都知道,
我過去跟前女友的感情和關係,都很糟糕。
也很辛苦。
無可否認,那段時光是我人生最難過的其中一段。

但同樣是最令人成長,難忘的一段。

要跟在座諸位外人訴說我跟她的感情實在太難,
但可以說,我與她,在各自心裡都為對方築了一個特別的位置,
不是情人,也不是朋友,
是那種,可以值得以紋身紀念之,
那種靈魂的同伴。
對。

她的現況我不會詳述。
但是新鮮的,內省的一場旅程。
我為她在分手後所經歷過的一切,
覺得傷心過,也恩慰過。

為何我還如此珍重前度?
因為認識她之前,我只是個小屁孩。
我什麼也不懂。
也許,她什麼也不懂。

我們各自,也許有一點點在拉扯著對方,令對方無法鬆綁,飛去更高。
但在彼此相磨中,也令對方成長了。
我們把視覺都合一,以一種眼界來觀世,
也不斷的學習,研究世界。
談過很多超常理的事。
把各自的觀念,都溶解於對方裡。
所以,我們造就了對方。
彼此,也有對方的存在。
居於身軀裡,
像一棵樹,緊緊盤根在脊椎上。

如今我們把對方都鬆開了。
天曉得我們更飛遠了。
她,哈哈,像伊卡洛斯般飛出宇宙去,
往太陽去了哈哈。

回顧兩年間,我也有了重大變化。
她不滿我愛現的性格,也不滿我穿衣的品味。
我都改了,我滿喜歡自己現在的衣服的,
可是我還是很愛現,至少在心裡。
不過,低調是愛現的另一種層次吧。
蠻不錯。

她是我第一個有性關係的人,
她亦如此。
難以想象一個拍了八次拖的人,
前度才是第一個吧。
對了,第一個。
我們在一處浪漫的地方開始。
但正因為深刻的愛情,
如今我對性的看法,實在十分神聖。
因為向自己所愛的人披露自己,
真實的模樣,是靈魂中最貼近的事。
赤裸的在對方前。
然後交合。

高潮往往是人類歷史上,描繪靈魂出竅的時候。
對我而言,這是深愛的人,彼此可以觸發的特權。
也只有因為深愛,性才顯得值得、深刻。
當然你可以濫交,
但性就顯得低劣了。

隨著對大家開放了性關係,
也開始與我原本的宗教抵觸。
現在我倒明白了,基督教對性的束縛。
是因為,不是每人都能將性放於神聖的位置上。
特別是以前的遠古人,野蠻人。
如果性放任了,總覺得,靈魂的素質也會下降。
因為性是靈魂與靈魂間最融合,溝通的情緒。

然後與她一邊辯論,一邊內省。
然後我就沒有再信基督教了。
那個跟我成長,塑造我的思想。
當然很多值得學習的精神,亦在我靈魂裡。
只是,我不信其他,例如人不能成為神,和神是愛等等。
好像都說過了。

我跟前度在愛情上都愛過了,
所以當時對性的開發滿厲害的。
可是漸漸的,彼此都不愛對方。
故然沒有性了。
兩者是相承的。

怎麼跑題了,不談性了。

總之,跟前度發展出一種非愛情間的愛。
別人都不信,可是事實如此。

我現在愛她,不是因為性方面,也不是因為愛情。
而是,因為我們曾深愛過,深愛得有性。
雖然只是一刻,我們也清楚。
而最重要的,
是兩年間,因為有對方存在,
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亦因為彼此的存在,更造就了彼此的價值。
難道你不認為,我跟前度,是與別人不同嗎?
是有種,很超於常人的感情嗎?哈哈哈。
大概是如此。

我很感激她。

所以,我紋了這個紋身。
二人共享一軀。
沒錯,你說對了。

2015年11月24日 星期二

你是浪子,別泊岸。

經過幾天旅行後,我實在發現自己從沒變過。
我仍是十分多情的人,
也是十分愛現的人,
也是個很自在的小孩。

這般的一個男孩,
難怪前度不喜歡。
也很難一起。

因為在這個可愛臉蛋,
瘦削身形的男生上,
找不到一絲安全感。
你見他可以一勁兒就衝到海邊,
還要一邊衝一邊脫下上衣,
好讓自己的鬼蝠魟紋身與大海會面;
看他那天真又興奮的笑容。

如此燦爛的男生,
要談婚論嫁,
當一個可靠,穩重的男人,
實在有太大距離。
更不用說有半個女人在體內。

雖說一早有個喜歡的人,
也清楚知道下次談戀愛的正確態度是如何,
但說要讓她可以托付終身,
我才知道自己連自己都未照顧好,
怎能照顧別人了。

又或者說,我對生存的要求太低,
要的是生活。如此做夢的想法,
不實際,又不討好。

又怪自己多情,容易向女生動情。
也因為愛受注目,喜歡勾引女生,
也做很多模棱兩可的舉動。
明明沒有什麼吸引的地方,這是哪來的自信啊。

自信滿多的,面對想要認識的女生(或男生),眼睛總是盯著她他看。
眼對眼的。
例如上課時,一個很像Cara Delevingne的外國女生。
又或是很像那個短紅髮的女生。

還有一件事,就是發現自己對比自己年紀大的女生沒什麼抵抗力。
才發現自己真的會很留意。
我真是個很討厭的男生。

所以要跟自己說,就當個無法泊岸的浪子,
自由自在的小男孩,都是一種生活,
一種值得活的生命。
至少現在,我還可以當。

大概幾個月後,又會喊很想要女朋友什麼的。
別啊。
你都還未準備好了。
你還是個小孩,
就不要亂愛人吧。
戀愛就是愛人,不是被人愛。
小孩就到一邊涼快去,
好,那我就跳入水裡,
因為海才是我個情人。
因為我就是到處游的魚。

2015年11月8日 星期日

關於很普通的工作前景問題

最近都跟個胖胖的女生很要好,她很用心在自己的事業上略有發展。
有寫稿、廣播劇,自己又寫劇本,寫歌詞,寫了很多東西來磨練。
起初還感覺她頭腦簡單哈哈哈哈,但又非也。她所經歷的感情事讓她能寫很多吧。

看見多產的她再回望自己心感慚愧。
都二十二歲了,為自己將來還沒什麼打算。
倒不是沒有打算,我十分肯定人裡內在靈魂對世間知識和信念的好奇心。
打算就是真正活於世界上,亦是保持好奇心吧。
換句話就是想見識。見識所有。

可不要被社會和金錢縛著什麼的,也太美好吧。

正在和前度談將來,她的心縛在台灣了。
那麼要移民?

我可不要留在伯斯,我下了決心,要在香港,
跟家人,跟我愛的人面對香港的衰敗。

那置業又如何?我只有想過做流浪漢,學會駕駛後,便賺錢買台貨車,
在後鋪床。但好像是犯法的吧。法律又是要想的問題。
難道要跟他們在火炭住嗎?我一萬個樂意,只是好奇還有沒有位置哈哈。

不想跟家人住,是因為他們老了,還想要他們養我,實在不好意思。
說我來了澳洲渡假都花他們的錢已經覺得很慚愧。
對啊,還有家人要養。他們都老了,我可要給他們家用。

我就可以流浪,只吃水果和面麵包,但他們不可以。
說到底,說什麼流浪真不切實際。

因為,假使我要結婚,也要照顧她的家人吧。
雖說我還沒有女朋友,但其實人選都有了哈哈。

人們都說金牛座很顧家庭和金錢我都不信。
家庭現在成形了,只是金錢我還是視之糞土。
也許你們懂我,知我是個很吝嗇的人吧。
對的,我把金錢都儲起,然後花在紋身和旅遊上吧。
而正在我對面的D,來澳洲和租金都是自己花就算了,還有投資什麼的,
他連工作都想好,最厲害是退休住哪都看過,更厲害是自己要得道修仙什麼也看過了。
也許他在其他界的本體真的是很猛的人吧,D是如此跟我說,
說他在此間的肉身是最弱的一個,所以要趕急進度與最強的本體連結,不然本體不要他了哈哈。

我卻只想回港後怎與喜歡的人表白。

唉。
我猜,我還是離不開雜誌和翻譯什麼的吧。
中英翻譯雖然多得泛濫,但對我這圈子興趣有熟悉的翻譯,不多吧?我猜。
雜誌就到處都是了。
還是我應該試試拍電影。
不不不,只是興趣,我才不想把自己的興趣放在工作上。

好吧,我真的很擔心將來。
又不怎麼擔心,因為如果我真的擔心,應該都在溫習了。

我自,開始有一套的時候就想要當浪子,不被資本主義所限。
不被銀行操縱,不被金錢推磨,不追求物質。
說實的,我真的不追求物質,因為錢都花在紋身和旅行上。
有方法的,
例如都做義工,例如以自己能力幫助別人吧。
這個可以考慮啊,就當,某團體的,寫東西,或字幕什麼的?
因為最近看過某義工的宣傳片,也太太太差了哈哈哈。

我還特意寫了文章關於字幕翻譯當功課交了,
就是比較字幕翻譯好壞與各字幕行業的流程什麼比對,
當然是TVB的字幕做得最好,這是肯定的。
他什麼都不好,但字幕真的很專業。

對了,我不想再讀上去,讀博士什麼的,像劍凡一樣又做字幕又教書。
因為我不懂教,應該,哈哈。而且又要花父母錢,我可不情願。

要是可以像美國麗人的Ricky就好,賣大麻就夠生活。
前度真的如此問過我,為何你不是賣大麻的?
哈哈哈。

我應該,逼自己創造更多機會為自己未來的事業發展嗎?
老實說,我不想做個因為工作就到處提自己的名字然後識誰懂那的關係黨。
以前總說要慢慢來,慢慢想,慢慢等機會。
總覺得,不能等了。我要加把勁才行。
可是,我該從那入手?

自己喜歡的人都比自己出色了。我可要當她的男友啊,不能比她弱,要不然怎麼照顧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