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4日 星期三

在河邊渡步

熱水從頭頂貫穿進我的靈魂內。
一滴一滴熾熱的,滴進去。

越是要故意把內心的傷患掏出來,
越是不感覺得悲傷了。

我就站在沙灘邊,
你就站在沙灘邊,
但都已經斷開了。

半年來,我一直在分手後的餘波中掙扎,
也哭過許多遍,一點一點,把自己傷心、後悔的原因集起來。
不停去對話,了解自己還會心碎的原因。
到現在,我還不能肯定自己還不會因為過去的感情大哭。
但確實的,每當要貪婪地浸淫自己在淚水,
感受多遍憂傷的藍水,
今天,竟然無感了。

到底是幾天的好心情不足以讓自己傷心,
還是自己終於看透了。

她卻還切切實實的,出現在回憶裡。
可是現實裡,已經走到寶島去——一個不認識的,新她。

就站在藍色白頂的屋前,
就走在木橋上,
藍色的浪叫我跳下去。
透徹的水底。
可是你不是海,
你只是河。

我所承載的悲傷,卻卸進空氣的震動裡去。

到底在人類歷史中,因為情而哭過的人有多少?
當知道全世界的悲傷,也會是我的悲傷,
這份悲傷,也只是一份少少的悲傷。
少少悲傷。
淡去了,就跟本沒有一樣。

都淡進空氣中。
唯有剩下的殘餘物,才最有重量,最墜在心中,一點點磨在心底。
但又太小太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