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神在哪?

我:(在簡述過I Origins這電影後。)電影中其中一個女主角提到:「那種蟲子的感官只有嗅覺和觸覺,沒有視覺,所以感受不到光。但光實在是包圍著它。人就如這蟲子一樣。也沒有可以進化出感覺到靈界之物的能力。但也許,有某些人有變異,獲得這種感官。」

D:我從來就沒有否認過神的存在。只是認為,身為神,豈會花上我修為更高神階的時間,來造福人間?

我:就像人,不會愛螞蟻一樣。

D:對。即使你有同等的能力,能夠一秒拯救一隻、兩隻。但人不會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去救全世界的蟻。一分鐘也沒有。

我:就是呢。(如此一來,基督教所描述的神可真閒了)

我:這麼說,神以上的確是有更高神等吧。

D:是的。

我:姑且當一界有一種智慧神體。四次元的生物是三次元生物的神。五次元的生物是四次元生物的神。如此一來,每上昇一界,神等就再提昇,這樣可沒完沒了。

D:所以,必先要修至最高神等,才能知道答案。

我:這我可等你修成後,給我啟示了。你覺得四次元的神真的可以接觸三次元的人嗎?比方說,當然有二次元的世界了,但三次元的人類真的有方法跟二次元的生命接觸嗎?不就是沒有呢。二次元平面世界裡的智慧生命體是如何,我們還無從得悉吧。

D:我猜到上昇為四次元神體時,就會有方法的吧。

我:可是無論如何,在邏輯推論下,神等是無上限的推進的。

D:所以才不能憑人類的智慧去推敲。

我:所以我才一直說啊。一直在說的例子,就是螳螂蝦的眼睛。人類的眼睛裡的感光細胞只能感覺到可見光內的七彩顏色。可是螳螂蝦的眼睛是超進化的,可以看見可見光以外的顏色。這些顏色是無論人類以任何想象力、語言、甚至科技也無法重現的顏色。即使重現了,以人類的設定,也無法可以看見。同理,人類生存在三次元的世界裡,世界以空間為度量衡。比如一個佔了唯一空間的蘋果,加另一個佔了唯一空間的蘋果,就是兩個佔了分別不同唯一空間的蘋果。以如此三次元界的數理邏輯推論設定,來理解四次元的設定,就像想以人類的眼看螳螂蝦所看見的顏色一般。

我:(文補:語言也如此。嬰兒出生後所吸收獲得的語言,會對他對世界的觀感有大大分別。文化例子多不勝數。在此要說的甚至可能是思想上的表現。例如親人的稱呼是中文的特徵。在如此多親人稱呼下的語言成長,中文人在處理親情關係中表現就會不同。此處的影響不只於親情問題,可能會涉及對社會的態度,對宗教的迷思等等思想和行為都有所牽連。)

我:而人,正正就是在三次元世界這種「語言」下進化,歷代思想都以邏輯推論來成立,推進。(即使電影中,女主角的比喻也是:

「在這房間中,這床,這書,這桌,都是邏輯推理。但門外有的是光。只要打開門就可以見到邏輯外的東西了。」

其實這也是一種邏輯推理。

她的前設,是房間以內的都是邏輯裡的事物(三次元的思維)。

所以,房間以外的,就會是邏輯外的事物(四次元的思維)。

要走出房間,就要打開門。

所以,人要去看見邏輯以外的事物,就要「打開門」。

但可是,以上的推理手法,正正就是邏輯推理。換言之,按這邏輯推論來走出房間,其實還沒有「走出房間」。)所以,經過多年造化,以及在三次元邏輯推論的思想枷鎖下,人類不能從而推敲神在哪,神是何物的問題。先不論最高階的神體,可能連四次元的神體也無從得知。

D:所以才要去修神,到時就可以看見答案了。

我:好。


後記:剛才寫的是昨晚看過電影後,今天跟友人談的內容。一路寫就知道,自己也不就是中了邏輯的「咒語」。可是我也只是人,不能不以邏輯思考。也許要達到連想都不想的境界,才可知道更高次元的智慧?是否要像佛一樣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