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3日 星期日

喝酒對身體有不良影響。

再見。
跟Derek說過後,我離開家。
乘上950,一路都看風景。
Perth的晚色很普通,還不是城市的樣子。
但始終算是外地,還是要裝模作樣的看窗外。
一看就到總站了。才知道自己要下的站老早就錯過了。
沒關係。老子有的是地圖。
打開Google Map。
看看地址,再乘回950,回頭。
然後再走一條又黑又闊的路就可以了。
天上都是星星,民居都關了燈,但明明只是八時。

一直走,終於見到城市了。
然後就到達那夜要約會的地方。
他們都到齊了。還買了芝士和餅乾,說要生活態度一下。
於是就這樣談天,玩牌,玩玩True or Dare  ,就喝完一支紅酒一支白酒。
太美味了,她真會選。
因為大家都幾乎只見過幾次臉,我只是跟微胖的很有緣地經常碰面,和本身認識更胖那個。
但談天實在太高興了。那個男的單純得像我以前中四的時候,感覺很熟悉,也為他感到隱隱的難過。不過會過的。很快。
談天中得悉有人跟我一樣拍過很多散拖,同時也是雙性戀的人,也有一個很親近的前度。
突然感到,跟她也太合了吧。一定能有很多話題。感覺一點也不孤單。

在睡的時候,經常有想抱著她的衝動。
但只是我太寂寞,亦只是我遇見如此相似的人。
很奇妙。
還好我沒有。最後我還只是抱著自己,慣性的向右側睡(亦是她的方向)。早上努力隱藏自己的早安榮耀。
在睡的時間,我回想過去跟前度一起睡,她也是在右邊。
然後我還是說了:我好久沒跟女生同床了。
左邊的兩個人就說:這句感覺太奇怪了。

那晚的遊戲,我再次說清自己跟前度的關係。過去,現在,未來。
感覺每次一說清,自己也感到更清晰了。
每一次我也能肯定更多。

最後四時五時許睡了。
八時醒來,再睡。
十時真的醒來了。離開她家,在巴士站聽怒人的歌。
聽少一天也不行。是毒品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