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1日 星期五

最近在澳洲

早上狂獵來了,跟Derek說的。
狂獵就是最近瘋狂在玩的遊戲中,裡頭的大反派。
每次來的時候都風雨欲來的樣子。
正是今早。天都暗了。狂風把房門吹響。
我在寬大的床上,摟住原是給另一人的枕頭,繼續倒頭大睡。
自從上次給那個人摟過後,現在睡覺都照樣的摟住枕頭。
因為我在床上,感到特別孤獨。
特別自前女友有了新男友後,感覺自己比過去更孤獨了。
(仆街呢個九方好難用)
特別現在的床這麼大。
於是另一個枕頭就算是床伴了。

最近都一直找不同女生談近況。
就是這樣子,能談的大部份都是女生。

好消息是,我好像一步步放下前女友了。
一直耿耿於懷,每次偷看她的電郵,心裡還是怪怪的,刺刺的。
剛才偷看最後一下,終於要登出了。
她在我的電話沒登出。所以雖然改了密碼,我還可以在電話上看,而且一直不捨得登出。
現在,我不應再跟蹤她了。反正她都會跟我說。
就只知道,她很幸福,同時也很痛苦。
我不打算說她跟我說了什麼。
但讓我感到,還是很難過。
唉。
愛情都不簡單。
但人為生靈,
能愛,能知道愛,乃為人在世間,最超然,最接近靈魂超然的境界。
當然佛陀修為神不是墮入愛河。
但若是愛,別人的愛,又與我何干?
別人的愛會在別人自己的人生紀錄上,寫下掌紋尾指下一個又一個叉。
那是她對自己人生的決擇。也是她認為值得的決擇。
是對自我的一種建構,也即是這種愛,會成為她自己一部份。
既然是她一部份,即使我也如此,我也只會由她。
始終愛情,不是人能所斷然就解決的事。
能感受自己認為的愛,都不錯。
我是很羨慕的。

最近我終於對一位朋友有好感了。
妹妹說我在感情關係上有進展了,我很高興。
狂獵要走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