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6日 星期三

橙月

最近都在學彈方大同的橙月。

今天很閒,有兩小時,我下課後便走走。
走到學校旁的一個沙灘,一邊聽著黃衍仁和Brian在馬屎埔的演出。
實在太美妙了,廿五分鐘的表演,聽了十幾次。
結他美妙,歌聲一流,打鼓的更是超然的。真的太美妙了。

一邊聽一邊渡,沙灘上有長椅,就躺在上面唱:
「逆—風—吐————痰。」
好寫意。浪聲,風聲。微微陽光,微微河風。
因為是河邊,不是海邊。
聽得多了,還是聽聽橙月。

自己一人坐在長椅上,自在的唱著歌詞。
唱著唱著,才從歌詞想起一幕幕跟前度的境色。


There we sat among the thousand

fools just like us

But not so in love like us

夜裡在尖咀的噴泉旁,看著一大群人。

There we spoke of all our feelings

And dreams were born like that

And we hope for love like that
在序言書室裡,一起談過旅遊車的夢。

Now your dreams have changed, we’re far apart

I don’t know when or where to start

deleting you from my mind

現在都分開了。一個在台灣,一個在澳洲。

I want to stand with you again

I hope to find you here again

in the eternal sunshine
《無痛失戀》吧。此時我看著長椅另一端,想著你還是長髮的身影。

*I’ll search for the orange moon

that lit up our love on the ocean

while i held your hand

我才回想起。雖然橙月在這是指日落。但我跟她,確實有一個橙月。是永遠難忘的一個。
至少於我而言。

Now watch all the waves from the stones

where we gazed to the golden sun

是下白泥的那個嗎?但真的太久了。

If i see the horizon

glow just the same as it did when we stood on the hill

這個是夜裡在綠丘上,確實看見的橙月啊。
       
I’ll make the arrangements, just wait on that corner for me

If you drop me a line I’ll be sure to make these arrangements*
可是,我真的會再去見她嗎。


Lay your head upon my shoulder
I’ll sing a tune or three
Sweet melodies for thee


Softly speak to say "我愛你"
Why, do you leave
My heart is at your feet



Well I’d like to share three words again
priceless words with you again
if you think is possible

and maybe i can pull you close
whisper in your ear again that i want you in my life, forever


Repeat *



You’re like summer rain that cools me, it soothes me 


You are the person that I pray for every day


Maybe we’ll sit on those stairs once again


Maybe we won’t and I’ll have to pretend

You will be here in my imaginings, plain imaginings

Repeat *

我還是在長椅上哭了。
很不自制的。
也許歌詞實在太感人。
也許實在太有共鳴。
也許我真的,真的很想回到過去的時光。
那段,我們最青春,最浪漫的時光。

我哭得很厲害,因為我知沒有人。有人也沒關係。
我哭得臉都抖了,正如我過去,在她面前哭一樣。
可我知道,我哭,不是我還想跟她談戀愛。
也不是不願前進,不願放下。
不是還想牽她的手。

只是我對過去的消逝,感到很不捨。
感到很難過。
而已。

因為統統都是過去式了。
她最美好的回憶,是跟她的現任男朋友。
我只是,懷舊一下。

我只是。
很想回到過去。
改變一切一切做錯過的事,說錯過的話。
這樣至少,我們分手的時候,沒有那麼悲痛。
還盡力讓你在感情中,至少是開心的。

我真的很後悔沒有好好愛你。
小樹子。

2015年8月23日 星期日

喝酒對身體有不良影響。

再見。
跟Derek說過後,我離開家。
乘上950,一路都看風景。
Perth的晚色很普通,還不是城市的樣子。
但始終算是外地,還是要裝模作樣的看窗外。
一看就到總站了。才知道自己要下的站老早就錯過了。
沒關係。老子有的是地圖。
打開Google Map。
看看地址,再乘回950,回頭。
然後再走一條又黑又闊的路就可以了。
天上都是星星,民居都關了燈,但明明只是八時。

一直走,終於見到城市了。
然後就到達那夜要約會的地方。
他們都到齊了。還買了芝士和餅乾,說要生活態度一下。
於是就這樣談天,玩牌,玩玩True or Dare  ,就喝完一支紅酒一支白酒。
太美味了,她真會選。
因為大家都幾乎只見過幾次臉,我只是跟微胖的很有緣地經常碰面,和本身認識更胖那個。
但談天實在太高興了。那個男的單純得像我以前中四的時候,感覺很熟悉,也為他感到隱隱的難過。不過會過的。很快。
談天中得悉有人跟我一樣拍過很多散拖,同時也是雙性戀的人,也有一個很親近的前度。
突然感到,跟她也太合了吧。一定能有很多話題。感覺一點也不孤單。

在睡的時候,經常有想抱著她的衝動。
但只是我太寂寞,亦只是我遇見如此相似的人。
很奇妙。
還好我沒有。最後我還只是抱著自己,慣性的向右側睡(亦是她的方向)。早上努力隱藏自己的早安榮耀。
在睡的時間,我回想過去跟前度一起睡,她也是在右邊。
然後我還是說了:我好久沒跟女生同床了。
左邊的兩個人就說:這句感覺太奇怪了。

那晚的遊戲,我再次說清自己跟前度的關係。過去,現在,未來。
感覺每次一說清,自己也感到更清晰了。
每一次我也能肯定更多。

最後四時五時許睡了。
八時醒來,再睡。
十時真的醒來了。離開她家,在巴士站聽怒人的歌。
聽少一天也不行。是毒品嗎。

2015年8月21日 星期五

最近在澳洲

早上狂獵來了,跟Derek說的。
狂獵就是最近瘋狂在玩的遊戲中,裡頭的大反派。
每次來的時候都風雨欲來的樣子。
正是今早。天都暗了。狂風把房門吹響。
我在寬大的床上,摟住原是給另一人的枕頭,繼續倒頭大睡。
自從上次給那個人摟過後,現在睡覺都照樣的摟住枕頭。
因為我在床上,感到特別孤獨。
特別自前女友有了新男友後,感覺自己比過去更孤獨了。
(仆街呢個九方好難用)
特別現在的床這麼大。
於是另一個枕頭就算是床伴了。

最近都一直找不同女生談近況。
就是這樣子,能談的大部份都是女生。

好消息是,我好像一步步放下前女友了。
一直耿耿於懷,每次偷看她的電郵,心裡還是怪怪的,刺刺的。
剛才偷看最後一下,終於要登出了。
她在我的電話沒登出。所以雖然改了密碼,我還可以在電話上看,而且一直不捨得登出。
現在,我不應再跟蹤她了。反正她都會跟我說。
就只知道,她很幸福,同時也很痛苦。
我不打算說她跟我說了什麼。
但讓我感到,還是很難過。
唉。
愛情都不簡單。
但人為生靈,
能愛,能知道愛,乃為人在世間,最超然,最接近靈魂超然的境界。
當然佛陀修為神不是墮入愛河。
但若是愛,別人的愛,又與我何干?
別人的愛會在別人自己的人生紀錄上,寫下掌紋尾指下一個又一個叉。
那是她對自己人生的決擇。也是她認為值得的決擇。
是對自我的一種建構,也即是這種愛,會成為她自己一部份。
既然是她一部份,即使我也如此,我也只會由她。
始終愛情,不是人能所斷然就解決的事。
能感受自己認為的愛,都不錯。
我是很羨慕的。

最近我終於對一位朋友有好感了。
妹妹說我在感情關係上有進展了,我很高興。
狂獵要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