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3日 星期日

我已想盡量寫點有內涵的東西,可是還是放過我吧,耶穌也有凡人的模樣,我再裝模作樣,還是想寫點愛情狗屁。

夜了放音樂,又是可以好好打字,裝模作樣的時間。

我的腳跟傷了。
在西澳南下時,因為一個海邊太美的關係,
我一邊跑一邊脫,一邊放下手機銀包,
打算落水,一回自己的歸所。
一個跣腳就擦一下的,
石頭就留下我腳跟的皮塊,
一注注血就流過不停的。

往後的日子,我都蹬著右腳腳尖走,
一拐一拐的。
因為要是腳跟著地,受力時傷口就會痛,
又或是突然流血。

如是者蹬著腳走了好幾星期,
最近都好了,感覺上。

可是因為怕還會痛的原因,
久久不敢把腳跟著地。

現在發現,也許傷明明都好了,不會再痛,
可是還不想著地。
又或是,因為沒有試過著地,
所以都不知道傷已經好了。

我想起那隻有假想天花的猴子,之類的。

怎麼寫著寫著,這種原來是好了卻不敢再試的感覺都出來了。
感覺就像香港老土情歌會出現的歌詞:
那首什麼,不懂得如何談戀愛,
難道什麼什麼,再分不開
難道沒練習太耐,生鏽的鎖不能開。

哈哈哈。

今天我跟微胖的女生談談感情事。
她說,太久都未嘗過談戀愛,人生經驗也許會比較少吧?
對呢,有時候感覺情歌歌詞都無聊,
大多都因為自己還未了解歌詞深刻的意思。
總覺得還不是那三篤屁,怒人說:
愛你老母啊。

但最近去唱K時,竟然因為歌詞哭了。
真的很眼淺的。
他們都沒有說出來,但感覺到朋友在努力炒熱氣氛逗我笑,
他們真可愛,明明我只是個男孩兒。

填詞人的人生經驗都不少,所以才寫下深刻的詞吧。
我最喜歡Rammstein寫的 Feuer und Wasser,
寫一個男人在泳池一邊游泳,一邊貪婪的偷窺在前方游泳的女人,
一滿腔的慾火,正想燒至她時,卻被魚一般的女人,扔到池裡撲滅,
一滿腔的嫉妒,恨怨之火,在水中也不能熄滅。

是主音Till Lindemann 寫的,他是個游泳健將,
一定是他的親身經歷吧,哈哈。

微胖的女生也很愛填詞,
想的也是,她的戀愛經驗不少,
人生經驗也多,所以對歌詞都敏感,
而且還想要寫寫吧。

其實我都不怕情傷了。
只是要談戀愛,對象要求真的太高。
最重要還是,我還太幼稚,
也許我想自己幼稚吧。

昨夜我很撒嬌的跟朋友說,
她很寵我的,
然後把頭往微胖的女生肩上磨蹭,
像小狗一般。

天啊,我都不知如何向未來的女朋友解釋這些文章。
又是前度的性關係,又是向女生撒嬌的男生。
沒關係,要麼我不會有女友,
要麼能當我的情人,一定是個通達情理的人,
會知道當下我愛的人是誰,
因為我可不想再亂愛一個人了。
怒人說:

鳩男女!
咪撚話我鳩吠 唔該你諗下自己有冇交過個心出黎!
你條女唔係雞! 你條仔唔係鴨!
唔該你用個心出黎愛佢! 唔好亂鳩咁愛!

銘記於心。

要麼,她真的是個愛呷醋的可愛女生。
那沒關係吧,因為我也喜歡。


2015年12月8日 星期二

深處的男孩

諸位都知我曾是花心的少年。
有八次談戀愛的經驗。
雖說最近一次才是認真的。

年少時,總喜歡比自己年輕的女生,
覺得跟幼稚的自己很談得來,
年輕一年、兩年、然後四年的可以,
比我年輕四年的她,今年才十八歲。
但其實出奇的,她真的比普遍同齡女生都成熟呢。

然後跟過比自己大三年的女生交往,她當年才二十一歲,
真是美麗的年齡,她也是充滿魅力的,
可惜年輕的我不懂談戀愛吧,傷透了她。

好久沒見,不知她還恨我嗎。
也許,因為她還是鎖了我facebook。

跟前度交往後,便跟自己說,最喜歡的還是聰明有頭腦的女生。
如果能跟自己談哲學、超自然、人性、神性、大自然、電影等等話題的,
就最好了。就最好了。
有思考的女生最吸引。

我羨慕一位好友找到了如此的伴侶,
也令我回想過去跟前度的美景:
真正的無所不談。
所以現在還是很要好的好朋友吧。

母親也許時常上來看我的日誌,
又也許在我facebook裡看,
她知道我跟前度關係還很好,
經常問彼此會否在給對方機會復合。

不會了。
因為大家都明白,
大家所選擇的條件都不同,
只夠當朋友,
但是最要好的朋友。

今天我忽發其想,
如果要與一人同居,
我會想跟前度一起,
不是因為我還想與她交往,而是
跟好朋友同居,
比跟愛人同居好。
這當然是伊比鳩魯其中一個主張,
可以商確,例如好友就是愛人。
不過,跟前度當了兩年多愛人,
幾乎是同居的日子都不少,
感覺是十分困難的。
辛苦的。
結了婚的朋友跟我說,
跟丈夫的關係都不太理想,
而且青春都跑光了的樣子。
伊比鳩魯說人都過份抬高了愛情,
其實友情更是可貴。

如果要跟前度同居,未嘗不可,
她甚至可以帶她的愛人來,
我也帶我的愛人來,
兩口子快樂的住。
當然要有如此大的物業,和金錢罷哈哈。

真羨慕紅髮和藍在火炭的住所,
就是一班有共同理想的好朋友,
一起過生活。
太美好了。

你現在應該懷疑我剛開始想說什麼,
說起過去的前度們,
什麼年齡等,
對。

其實我只想說,
我最近發現自己,
對比自己年長的女生感興趣,
大概比自己年長兩年,三年,或四年。
感覺她們會跟自己很談得來,
而且我也是個很愛撒嬌的男生。

最近在澳洲認識了一個比自己年長三年的女生,
一見面就嚷著可愛可愛的捏我的臉,
雖然感覺新鮮,
但出乎意料的,我挺喜歡這套。

我跟前度一起時,
向她撒嬌是日常。
在她肩上用臉磨蹭一番之類的,

現在都磨慣了,唉。

前度跟我談過,她說,
這兩年來,我面對她時,
表露了自己最內裡一面,
就是個愛撒嬌的小男孩。
我答,醜的一面都給你看過了,
包括內在和外在的。
我們都笑了。

昨晚我喝醉了,
被那微胖的女生灌酒。
我頭很眩,
但也清醒,
但很想找人來撒嬌一番。
於是對她放肆的磨蹭了一遍,
小狗一般。

我發現自己開始有點不正常,
但誰又是呢。
我寧願坦白自己一些內在面,
例如我經常造夢殺人什麼的,
但都是下次再說。

隨自己發掘了喜歡撒嬌的個性,
和喜歡比自己年長的女生這個走勢,
感覺自己與成熟的路線,也太遠了。
看來,我還是要收斂一下。

我沒有歸咎自己的取向於姐姐上,
諸位不知,少數可能知,
我姐姐比我大三年,
可是表現得像妹妹,
不是說笑的,與她一起,你可能會發現有點成熟的哥哥,
我。
與姐姐逛街什麼,或在家的時候,
有時都是我照顧她的。
因為,是可愛的妹妹啊,我是如此看待她。
家人應該都認同吧。

也許家人離開太耐,自己開始不成熟了,哈哈。
放任的。
原來如此。

2015年12月5日 星期六

論成熟(一)

我都不太懂,什麼才叫成熟。

在很久之前,某妹妹總說我是很不成熟的一位哥哥。
然後我答,能知道自己是幼稚的算是成熟吧?
不知道呢。

又有一個很可愛的羊老師,我跟她乘旅遊巴時,
我逗趣的問她,你覺得我是怎樣的人?
她答,
你還很不成熟,而且自己很沒有安全感吧。
她一臉淡然,眼神跟我對看的答,
她真的是很有魅力的素人老師,不知最近如何了。

前度斬釘切鐵跟我說,
我很幼稚。

某吸煙的女性朋友用半驚訝和恥笑的語氣說,
嘩,真的很不成熟呢。
然後她男朋友卻說,
這不是挺好的,不怎麼成熟。
但沒有再說了。

之前我說彼此都不成熟是我跟前度分開的原因。
應該不是藉口吧,或是不成熟可以引致很多感情問題。

前度跟我談過,說我不夠細心。
我不懂看人面色,也不懂認真聽人說話後,然後認真回應。
也不懂怎麼說話,沒什麼口才。
總括而言,應該就是神經大條,腦袋沒注意。
我自己也不清楚,有時感覺自己挺注意別人是哪種人,會說哪些話,
但要按他們說的話而調整自己,卻沒怎麼嘗過,
除非我刻意的。

紅髮跟我說,
是否十年後,你還是會說一些好像不懂我的說話?
才知道自己說話真的沒上心。
沒介意,沒經大腦。
我跟她說對不起,
她卻很佛心的說,
沒打緊,沒有什麼需要改變。

王博士說過,
情人間要對方改的問題,
是沒可能根治的,只有拼力掩飾,
可是本性難移。

如果我本性是幼稚,難改。
要怎麼變,我還是幼稚的人。
可是社會,或有時情侶間,都想要成熟的人。
在各人的指責下,我還是想找出,
甚麼是成熟,如何成為成熟的人?

我倒是聽過民間,都褒揚清心直說的人。
他們可能很蠢,很不敏感,
而且很像小孩子。
但小孩子,尼采如是說,不就是一顆堅定的心嗎?
成為超人的最後一步。
不,因為成熟的人,也可以有小孩般的決心吧。
只是他們是一個小心的小孩。
在成超人的路上,用成熟處理的方法,完成難題,到達終點。

但這沒有解答,何以成熟。

一個幼稚的人,能悟出成熟為何嗎?

就像一個只懂英語的人,不能明白中文之意。

前度說我,從年幼起,至今,一直受父母的保護下成長,
所以毫不成熟。
對,雖說我可以睡街邊,只吃梨和面包,也懂得看地圖的在島上生存,
是一個很易養的人,某個台灣人這麼說我。
但我內心,是幼稚的。

父母保護我不了肉身上的苦難,但我不怕,
我是大地的孩子嘛。
我喜歡赤腳踩樹。
也不怕上班要上得洗這擦那,雙手沾過滿是凝結了的廢油、剩菜和肉碎的污水,
也不怕要半夜搬抬。
我是不怎麼發怨言的工人。
算是能吃點苦的人吧。

以上為自己辯護得自己是一個不怕辛苦的人,
來證明自己沒被父母寵壞,是不成熟的表現吧?
我也想透過證明自己不是被寵壞,來得到諸位認同,
及會想過我也許不是個被寵壞的小孩,
因為外在因素上的苦難,我不怕,也不介意。
這樣為自己辯解,很幼稚嗎?

所以,要證明自己是成熟的人,就得沉默,不為自己說話了?
但如此讓別人誤解,就對自己的形象失責,
因為成熟的人,應為自己的個人形象負責吧。
至少,不可被人誤解成別的人。
要讓人清楚知道你內在的人是如何吧?

成熟的人會清楚表明自己是成熟的人嗎?
成熟的人應該不會有需要為自己辯護自己是成熟的情況,
因為假如他們表現成熟,自然沒人要他們辯護。
沒人說他是幼稚的。

剛才我想辯護自己沒被寵壞,
其實算是證明自己是有被寵壞的跡象,
所以才有辯護的需要吧?

我也明白自己被寵壞的跡象是什麼,
多數是缺乏為一事計劃的時候,
例如來到澳洲後,久久也沒為醫療卡的事做計劃,
也認為沒需要,
所以到受傷的時候,
才趕忙處理。

如此推論,
成熟應有未雨綢繆的性格。
觀看我認為是成熟的人,
對未來的方向都很清晰,
也一直向這方向走。
至少,是在工作上。
很普通的工作問題上。

但,我的人生不想被工作所駕馭,
也沒想過人的靈魂是為社會賣命而生。

這,是我把自己在靈性上抬高,
而不考慮將來工作前景等問題的藉口,
所以,我是幼稚的人。

此話是真,但不是不去考慮前景的藉口。
因為,人類生來,在這社會上,真的需要打工吧?
真的?也許。
為何要糾結於前景問題上?

成熟與否跟前景有關係吧。
也許成熟的人對未來目標很清晰的。
但一些,例如決心要與有妻兒之夫同居結婚,的女人
目標清晰,但不是成熟決定吧。

又或是,目標清晰,他決定人生目標是工作,上樓,賺錢。
也許他為此必須放棄生活,生存於大都市中,
靈魂都乾涸了,
這樣的人會成熟嗎?
是成熟的人嗎?

到底何為成熟?
到底幼稚的我,能何時悟道?
悟出成熟之意,然後實踐之?

還是我到頭來,紙上談兵,
能悟出其意,卻不能自身有能力進步,也是空談。
所以,應多做,少說?
可幼稚的我連成熟何解都不知,如何「做」成熟之事?

我是無知的。
可是我好奇。

我又在為自己辯護了。

(繼)

2015年12月1日 星期二

繼續談前度。

剛剛看過了Blade Runner,很出色的電影。
詳情和後感不談,因為不是我想說的事。
一直在聽裡面一首很有王家衛風格的藍調,
思緒又如潮,想要裝模作樣的想想過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uAThYGUavQ

然後前度又跟我坦白了點點。

我昨天也說了。
我清楚,前度跟我雖然有兩年多。
但感情,恐怕從第一次吵架裡消失了。
即是,很早以前。
剩下的光陰和關係,只是想證明什麼,
只是不想一分開就失去,
等等。

從我們沒有性關係的時候就沒有愛吧。
拖泥帶水的。

但我也得再次強調,
我們那段時間的拉扯,
都拉大了對方。

然後彼此出現的新感情,而不是愛情。
也許是惺惺相識吧。
我們都很談得來。

現在再看舊照片,
懷緬只是越來越甜。
即使,是黑暗的時間。

我們都承認了,
也許她只是愛過我這麼一瞬間,
剩下都是想有個人,在一起。
令自己不怎麼孤獨。
我也盲目的愛下去。
愛得自己死去活來。

我都不怪她了。
我知道她是這般啊。
也是個迷失的小女孩,希望有個大男人帶她走。
而我這個小男孩,就陪她一起走。
過去是情人,現在就到我陪她,找到另一個情人吧。


2015年11月29日 星期日

關於我第二個紋身,和,一些愛情觀念。


關於我第二個紋身,如圖所見,就是一條鬼蝠魟,但又是一棵樹的模樣。
大家都知道,鬼蝠魟是我最愛的動物—不—我簡直認為自己就是一條,或是,前世是一條鬼蝠魟。
我愛夢到深海,在無邊又蔚藍的水中,像牠們一樣飛舞。
優雅,自在的,美麗的飛翔。
黝黑的身軀,廣大的翼。
我真的好想好想游泳。

樹。

已經是兩年前的事。
如果有誰是我的忠實讀者,也許會知道小樹子,這深藍色的冰塊是誰。
現在?哈哈,她是火熱的樹。
是溫柔的海藍色、溫暖的皮膚顏色。
又暖又柔,這是我的前女友。
也許聽上去很奇怪,因為我清楚,懂我的人都知道,
我過去跟前女友的感情和關係,都很糟糕。
也很辛苦。
無可否認,那段時光是我人生最難過的其中一段。

但同樣是最令人成長,難忘的一段。

要跟在座諸位外人訴說我跟她的感情實在太難,
但可以說,我與她,在各自心裡都為對方築了一個特別的位置,
不是情人,也不是朋友,
是那種,可以值得以紋身紀念之,
那種靈魂的同伴。
對。

她的現況我不會詳述。
但是新鮮的,內省的一場旅程。
我為她在分手後所經歷過的一切,
覺得傷心過,也恩慰過。

為何我還如此珍重前度?
因為認識她之前,我只是個小屁孩。
我什麼也不懂。
也許,她什麼也不懂。

我們各自,也許有一點點在拉扯著對方,令對方無法鬆綁,飛去更高。
但在彼此相磨中,也令對方成長了。
我們把視覺都合一,以一種眼界來觀世,
也不斷的學習,研究世界。
談過很多超常理的事。
把各自的觀念,都溶解於對方裡。
所以,我們造就了對方。
彼此,也有對方的存在。
居於身軀裡,
像一棵樹,緊緊盤根在脊椎上。

如今我們把對方都鬆開了。
天曉得我們更飛遠了。
她,哈哈,像伊卡洛斯般飛出宇宙去,
往太陽去了哈哈。

回顧兩年間,我也有了重大變化。
她不滿我愛現的性格,也不滿我穿衣的品味。
我都改了,我滿喜歡自己現在的衣服的,
可是我還是很愛現,至少在心裡。
不過,低調是愛現的另一種層次吧。
蠻不錯。

她是我第一個有性關係的人,
她亦如此。
難以想象一個拍了八次拖的人,
前度才是第一個吧。
對了,第一個。
我們在一處浪漫的地方開始。
但正因為深刻的愛情,
如今我對性的看法,實在十分神聖。
因為向自己所愛的人披露自己,
真實的模樣,是靈魂中最貼近的事。
赤裸的在對方前。
然後交合。

高潮往往是人類歷史上,描繪靈魂出竅的時候。
對我而言,這是深愛的人,彼此可以觸發的特權。
也只有因為深愛,性才顯得值得、深刻。
當然你可以濫交,
但性就顯得低劣了。

隨著對大家開放了性關係,
也開始與我原本的宗教抵觸。
現在我倒明白了,基督教對性的束縛。
是因為,不是每人都能將性放於神聖的位置上。
特別是以前的遠古人,野蠻人。
如果性放任了,總覺得,靈魂的素質也會下降。
因為性是靈魂與靈魂間最融合,溝通的情緒。

然後與她一邊辯論,一邊內省。
然後我就沒有再信基督教了。
那個跟我成長,塑造我的思想。
當然很多值得學習的精神,亦在我靈魂裡。
只是,我不信其他,例如人不能成為神,和神是愛等等。
好像都說過了。

我跟前度在愛情上都愛過了,
所以當時對性的開發滿厲害的。
可是漸漸的,彼此都不愛對方。
故然沒有性了。
兩者是相承的。

怎麼跑題了,不談性了。

總之,跟前度發展出一種非愛情間的愛。
別人都不信,可是事實如此。

我現在愛她,不是因為性方面,也不是因為愛情。
而是,因為我們曾深愛過,深愛得有性。
雖然只是一刻,我們也清楚。
而最重要的,
是兩年間,因為有對方存在,
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亦因為彼此的存在,更造就了彼此的價值。
難道你不認為,我跟前度,是與別人不同嗎?
是有種,很超於常人的感情嗎?哈哈哈。
大概是如此。

我很感激她。

所以,我紋了這個紋身。
二人共享一軀。
沒錯,你說對了。

2015年11月24日 星期二

你是浪子,別泊岸。

經過幾天旅行後,我實在發現自己從沒變過。
我仍是十分多情的人,
也是十分愛現的人,
也是個很自在的小孩。

這般的一個男孩,
難怪前度不喜歡。
也很難一起。

因為在這個可愛臉蛋,
瘦削身形的男生上,
找不到一絲安全感。
你見他可以一勁兒就衝到海邊,
還要一邊衝一邊脫下上衣,
好讓自己的鬼蝠魟紋身與大海會面;
看他那天真又興奮的笑容。

如此燦爛的男生,
要談婚論嫁,
當一個可靠,穩重的男人,
實在有太大距離。
更不用說有半個女人在體內。

雖說一早有個喜歡的人,
也清楚知道下次談戀愛的正確態度是如何,
但說要讓她可以托付終身,
我才知道自己連自己都未照顧好,
怎能照顧別人了。

又或者說,我對生存的要求太低,
要的是生活。如此做夢的想法,
不實際,又不討好。

又怪自己多情,容易向女生動情。
也因為愛受注目,喜歡勾引女生,
也做很多模棱兩可的舉動。
明明沒有什麼吸引的地方,這是哪來的自信啊。

自信滿多的,面對想要認識的女生(或男生),眼睛總是盯著她他看。
眼對眼的。
例如上課時,一個很像Cara Delevingne的外國女生。
又或是很像那個短紅髮的女生。

還有一件事,就是發現自己對比自己年紀大的女生沒什麼抵抗力。
才發現自己真的會很留意。
我真是個很討厭的男生。

所以要跟自己說,就當個無法泊岸的浪子,
自由自在的小男孩,都是一種生活,
一種值得活的生命。
至少現在,我還可以當。

大概幾個月後,又會喊很想要女朋友什麼的。
別啊。
你都還未準備好了。
你還是個小孩,
就不要亂愛人吧。
戀愛就是愛人,不是被人愛。
小孩就到一邊涼快去,
好,那我就跳入水裡,
因為海才是我個情人。
因為我就是到處游的魚。

2015年11月8日 星期日

關於很普通的工作前景問題

最近都跟個胖胖的女生很要好,她很用心在自己的事業上略有發展。
有寫稿、廣播劇,自己又寫劇本,寫歌詞,寫了很多東西來磨練。
起初還感覺她頭腦簡單哈哈哈哈,但又非也。她所經歷的感情事讓她能寫很多吧。

看見多產的她再回望自己心感慚愧。
都二十二歲了,為自己將來還沒什麼打算。
倒不是沒有打算,我十分肯定人裡內在靈魂對世間知識和信念的好奇心。
打算就是真正活於世界上,亦是保持好奇心吧。
換句話就是想見識。見識所有。

可不要被社會和金錢縛著什麼的,也太美好吧。

正在和前度談將來,她的心縛在台灣了。
那麼要移民?

我可不要留在伯斯,我下了決心,要在香港,
跟家人,跟我愛的人面對香港的衰敗。

那置業又如何?我只有想過做流浪漢,學會駕駛後,便賺錢買台貨車,
在後鋪床。但好像是犯法的吧。法律又是要想的問題。
難道要跟他們在火炭住嗎?我一萬個樂意,只是好奇還有沒有位置哈哈。

不想跟家人住,是因為他們老了,還想要他們養我,實在不好意思。
說我來了澳洲渡假都花他們的錢已經覺得很慚愧。
對啊,還有家人要養。他們都老了,我可要給他們家用。

我就可以流浪,只吃水果和面麵包,但他們不可以。
說到底,說什麼流浪真不切實際。

因為,假使我要結婚,也要照顧她的家人吧。
雖說我還沒有女朋友,但其實人選都有了哈哈。

人們都說金牛座很顧家庭和金錢我都不信。
家庭現在成形了,只是金錢我還是視之糞土。
也許你們懂我,知我是個很吝嗇的人吧。
對的,我把金錢都儲起,然後花在紋身和旅遊上吧。
而正在我對面的D,來澳洲和租金都是自己花就算了,還有投資什麼的,
他連工作都想好,最厲害是退休住哪都看過,更厲害是自己要得道修仙什麼也看過了。
也許他在其他界的本體真的是很猛的人吧,D是如此跟我說,
說他在此間的肉身是最弱的一個,所以要趕急進度與最強的本體連結,不然本體不要他了哈哈。

我卻只想回港後怎與喜歡的人表白。

唉。
我猜,我還是離不開雜誌和翻譯什麼的吧。
中英翻譯雖然多得泛濫,但對我這圈子興趣有熟悉的翻譯,不多吧?我猜。
雜誌就到處都是了。
還是我應該試試拍電影。
不不不,只是興趣,我才不想把自己的興趣放在工作上。

好吧,我真的很擔心將來。
又不怎麼擔心,因為如果我真的擔心,應該都在溫習了。

我自,開始有一套的時候就想要當浪子,不被資本主義所限。
不被銀行操縱,不被金錢推磨,不追求物質。
說實的,我真的不追求物質,因為錢都花在紋身和旅行上。
有方法的,
例如都做義工,例如以自己能力幫助別人吧。
這個可以考慮啊,就當,某團體的,寫東西,或字幕什麼的?
因為最近看過某義工的宣傳片,也太太太差了哈哈哈。

我還特意寫了文章關於字幕翻譯當功課交了,
就是比較字幕翻譯好壞與各字幕行業的流程什麼比對,
當然是TVB的字幕做得最好,這是肯定的。
他什麼都不好,但字幕真的很專業。

對了,我不想再讀上去,讀博士什麼的,像劍凡一樣又做字幕又教書。
因為我不懂教,應該,哈哈。而且又要花父母錢,我可不情願。

要是可以像美國麗人的Ricky就好,賣大麻就夠生活。
前度真的如此問過我,為何你不是賣大麻的?
哈哈哈。

我應該,逼自己創造更多機會為自己未來的事業發展嗎?
老實說,我不想做個因為工作就到處提自己的名字然後識誰懂那的關係黨。
以前總說要慢慢來,慢慢想,慢慢等機會。
總覺得,不能等了。我要加把勁才行。
可是,我該從那入手?

自己喜歡的人都比自己出色了。我可要當她的男友啊,不能比她弱,要不然怎麼照顧她了。

2015年10月20日 星期二

有關我第一個紋身



由於實在有很多人問,而我都唔知點樣簡短答佢,所以係到寫一次,比自己釐清下思緒,同時睇完的人唔好再問了哈哈哈。

呢個紋身就係呢個鏡頭既簡化版,但呢個鏡頭對我卻意義重大。

那年是2012年,我跟我前女朋友,在朗豪坊頂層的咖啡店裡,買了一杯咖啡,拿手提電腦出來坐著看戲。

而且看到頭暈眼花,一頭霧水。
有睇過既人,第一次睇完應該同我有類似感覺。

但呢套戲,開啓左我思索之門。
電影過後,我跟前女友不停搵有關解讀,有關分析。
先理解超脫既概念。(電影結局表達既嘢,就係類似呢樣嘢。)
我同前女友從電影,講到成佛,講到宗教,講到存在,神明,又返返電影。
係一場討論風暴後,我地又會再搵多套電影,再睇。
睇電影呢樣嘢,就係由我前度教識我的。
思索哲學問題,都係呢到黎。

呢一個鏡頭,呢一個日出,啟蒙左我。Enlightenment。

講返呢張圖(呢個紋身當然唔止咁簡單)
講返呢套電影。係Stanley Kubrick既大作 2001: A Space Odyssey
當中用左好多呢個圖案所組成既視點,叫做:one-point perspective。
呢個係佢既特色,佢大部份戲都有用到呢個手法。
但呢個視點,你將佢組成一個三角形咁睇,覺唔覺好似望住一對路軌,無限延伸咁。

無錯,就係無限既象徵。

佢既電影有唔少位都係象徵無限,或深不可測,或潛能既隱喻。
例如Shinning個陣,放Jack係中間,象徵佢腦裡個種無限既、無底既惡念正在成長。
我記得有片睇,有興趣既人,google one-point perspective 同 Stanley Kubrick應該就搵到。

咁係呢張日出圖,當中既無限係乜嘢?
呢點又要講返2001,同尼采既關係。(相信有睇開既人都知係咩了)

正正係呢個opening,係呢個日出既畫面,
電影當時播既歌,係叫做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請睇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QFj59PON4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就係呢首歌既中文名,亦都係尼采既一大著作。
(實在有好多人問過我邊個係尼采,我無好認真研究,但簡略d講佢係德國詩人同哲學家。兩大思想:人進化成超人;永恆回歸。我(慚愧d講)未睇哂《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但就快)所以講唔到太多。班門弄斧。)
係呢本著作入面,第一章,就係日出。
引文(不知是誰的譯本但字句是岩的)如下:

在查拉圖斯特拉三十歲時,離開了家鄉和家鄉的湖,走進群山之中。在那裡他享受著他的靈魂和孤獨,十年不倦。但是,最後他的內心轉變了——一天早晨,與玫瑰色的黎明一同起來,他迎著太陽,對它如是說:

你,偉大的星辰啊!假如沒有你所照耀的人們,你的幸福會是什麼?

由於第一章好長,所以簡短講就係查拉圖斯特拉學太陽,要下降到人間,將佢所得既智慧去布教(其實係尼采既智慧,應叫《尼采如是說》)

咁樣呼之欲出,2001既開頭係一個日出,播既歌係《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本書第一章又係日出。好喇,似喇,跟住呢?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提出在尼采其中一大思想,就係人類既未來。
人類點解由人猿,停止左進化?
係乜嘢令人類,去唔到再上一層?
再上一層係咩?

尼采既見解,人類再進化,係超人。
Übermensch
個超人唔係電影個d,
而係一個可以超越到人類自身限制既超然物(唔係梁振英
當中可以係講緊,社會道德層,追求終極,完美主義既人。
係品行、成就,甚至體格上,都係頂尖。超人。
呢d超人,可能甚至係凡人眼中,係同社會脫節,佢地會獨居,追求精神超然,
務求超越到人類既限制。
其實同佛差唔多?悟道,然後涅槃。

涅槃呢下,就係超人另一個解讀,亦都係我有既解讀。
就係人再進化,就係超自然既存在,精神存在。
可以棄除肉身規限,讓靈魂可以係宇宙飛翔,不受時空所限既精神純粹體。
呢個境界,正正就係2001電影主角係電影尾段變成既存在。
佢不受肉身限制,進化左成可以在宇宙俯瞰地球既小孩。

點解係小孩?
又係尼采,尼采講過成為超人有幾個階段:
要成為駱駝,可承受世俗眼光指罵而不倒既堅持;
要成為獅子,對於頂點同完美既追求既勇猛,甚至暴戾;
最後,要回歸成為小孩,有既,係一顆純粹既心,純粹為成為超人而存在既心。
所以電影以開頭既日出鏡頭同音樂超首,將主角超脫,然後轉之為小孩,來比喻尼采既思想。

而呢個,亦都係我所追求既,嘢。
唔係講到我想超脫成仙,即使要做,憑我既道行還得輪迴多百多千多次人生。
但講到人類既未來,我係確信人類有超然既潛能(包括梁振英),有將靈魂覺醒既能力。
呢個係我既終極目標。

但講返作為人類既存在,超人既思想都係教我,點樣做個更好既人。
對人更好,對事更好,對自己更好。對世事都有要求,要求更好。
要求其他人都可以成為超人。
至少,有呢個信念。
頂點既追求。
超然既存在。

就係呢個紋身既意思。

當然到最後,呢個紋身都係獻比啟發我既兩個人,Stanley Kubrick,以及同一齊成長既前度。
紋係呢個位,就係想自己一生人,每次一舉起左前臂,作睇錶狀,
都會提自己:要超脫成為超人;要有對哲學既熱衷;要有對電影既熱衷;要有懂得欣賞美學、音樂既機會;不可忘記啟發自己既人。

因為呢一套戲,實在將我對整個世界既睇法都徹底扭轉,改變左我一生
所以,係值得紋既圖案。

多謝你睇哂成篇嘢,希望你下次見到我個紋身,就唔洗再問佢代表d咩,因為一時三刻我點講哂比你知,求其講又有違我應將你步入超人之路既原則。

最後講返句,紋身係一生既決定,所以紋之前真係要諗清諗楚。

2015年10月18日 星期日

懶床

最近靈感都很澎湃,大概是看過別人的創作,自己就會想寫點什麼。

在大床上伸過懶腰,
把掉了在地上的被拉上,打個滾。
兩手支撐身子,面向枕頭,卻又再一勁兒重重的撞去。

窗網外的陽光,一絲絲光溫柔照著灰色房間裡,
正起舞的灰塵。

窗簾低垂。鏡櫃倒映的都是一張大床。
皺褶混亂的床。和橫躺的人。
不管怎樣伸展,腰怎樣挺,手腳還是貼在床上。
就像在平面上的舞蹈。

暗淡的空間。停滯的時間。

打開門就要用上腳走路了,直立,新生一般。

2015年10月14日 星期三

在河邊渡步

熱水從頭頂貫穿進我的靈魂內。
一滴一滴熾熱的,滴進去。

越是要故意把內心的傷患掏出來,
越是不感覺得悲傷了。

我就站在沙灘邊,
你就站在沙灘邊,
但都已經斷開了。

半年來,我一直在分手後的餘波中掙扎,
也哭過許多遍,一點一點,把自己傷心、後悔的原因集起來。
不停去對話,了解自己還會心碎的原因。
到現在,我還不能肯定自己還不會因為過去的感情大哭。
但確實的,每當要貪婪地浸淫自己在淚水,
感受多遍憂傷的藍水,
今天,竟然無感了。

到底是幾天的好心情不足以讓自己傷心,
還是自己終於看透了。

她卻還切切實實的,出現在回憶裡。
可是現實裡,已經走到寶島去——一個不認識的,新她。

就站在藍色白頂的屋前,
就走在木橋上,
藍色的浪叫我跳下去。
透徹的水底。
可是你不是海,
你只是河。

我所承載的悲傷,卻卸進空氣的震動裡去。

到底在人類歷史中,因為情而哭過的人有多少?
當知道全世界的悲傷,也會是我的悲傷,
這份悲傷,也只是一份少少的悲傷。
少少悲傷。
淡去了,就跟本沒有一樣。

都淡進空氣中。
唯有剩下的殘餘物,才最有重量,最墜在心中,一點點磨在心底。
但又太小太小。

2015年10月12日 星期一

跳脫的字

波野般若菠蘿蜜法拉提
斯阿斯基塊卡老連夏公
西周洗令化史係撚掛制
薯味濃詩高菜道斧口黃
牙白嘉麗兒爪鬆泡機杜

風子紅花葉根樹動起無
中申友紙共嘻燶呢叉奠
蒙龍用洞諷功壟嘰咦之
尖蟲呵火放哥歌唷喎摩
揭巴兜聲你個仆街喇喂

在睡夢之前
閉眼之前
入睡之前
腦內的映像跳脫得不像話
印象在工作桌上,剪這拼那
拼貼拼貼出無意義的聲音、圖像。

2015年10月6日 星期二

我自己—鬼蝠魟

記得當時朋友在玩人類圖的時候,自己也一起玩。
得出的自己是有三重分裂。
不是代表我有多重人格,但我是個很多面的人。
也很容易受人影響。

但主要的自己是怎麼樣,大概也知道的。

我對海洋,有種莫名奇妙的歸屬感。
自幼以來,一直透過電視看見不同海洋生態,
最喜歡到的地方也是海邊。
除年齡增長,對感情的觀點增加,豐富,
現在望到海洋,感覺是「回家了。」
感覺是,自己知道海洋對自己的意義。
那些美妙的夢境,都是自己在海裡暢泳。
看見受困的海豚,感到自己明白他們的苦況,和憐憫。
看見水母,會很讚歎牠們一絲一帽在水中蕩漾的美態。
看見鬼蝠魟,
會落淚。

我真的真的,很想成為一隻鬼蝠魟。
牠有美妙的泳姿,優雅的體態。
在深藍綠的汪洋中飛翔。
而且,是女的。
赤裸裸的游泳。
美妙的。

這,是我最深層的自己。
是我相信自己曾是,或前世是,或我其實是,
一隻在海裡的鬼蝠魟。
可能我(鬼蝠魟)睡覺時,就夢到現在的我(人類)。

我很懷念,過去還會造關於海洋的夢。
感覺自己就在海裡出生。
亦要在海裡死去。

2015年9月16日 星期三

我自己—梁君皓

我的名字叫梁君皓。
梁是家姓。父親梁姓前身是不良份子,再身為傳道人。爺爺梁姓仍是不良份子,有兩個家。
君是君王之意。
皓是白潔無瑕。

如此詩意又氣度的名字大概是某位喜歡作詩的叔叔提議的。我猜。
那位叔叔是我父母的教友,跟我母親在同一年受浸。
對,我的家庭都是基督徒。
君王,在基督教來說就是耶穌。
白潔,其實也就是聖潔。

由此可見,父母想我成為如耶穌一樣聖潔的人。
實在可怕,竟然要自己兒子達到神的境界,到底父母對我有多大期望。
當然我沒有特別討厭這名字。
雖說我上了二十年教會,還在二十歲時受浸。
但現在我沒有再信基督教。

故事太長,啟發太多。
大指是我認為基督教只是促進社會運作的宗教,經過不同資本主義和人的操縱,
要是說當中的神性,早已不復再。
當天受洗,想表明的只有一個訊息,給神體的訊息。
就是我謙卑知道自己是三次元間的生靈,相對四次元的神,我就像蟻一般。
我愚蠢的嘗試以這落水的方法,望與神體你接觸。
當然祂沒有來找我。我也沒有再在基督教裡找祂。
始終人類,人類造的宗教,人類涉及的宗教,人類操縱的宗教,
神又怎可在裡面。

梁君皓。

可我才發現,我並沒有拒絕成為耶穌一樣的人。
也許我不像他一樣聖潔。但他的信念,決心,是可取的。
是我願意學習的。他關乎弱小貧困,為人謙遜。但同時也充滿智慧,創新的思維。
敢言敢行,不畏強權小人,也不畏死亡。
即使沒有施過神蹟,也沒有復活。
不稱他為神,以一個人的份量,
他是一個出色的哲學家,老師,和革命者。
只是他主張的,是人內在的革命。
我現在反對基督教,但耶穌過去的言行,確是有他厲害之處。
能有一個與他相關的名字,實在感到神奇。
也許我將來有兒子,要麼改個名字是有關佛陀的,要麼就是尼采,要麼就是蘇格拉底。
哲學偉人。尼采是我另一個啟蒙。但下次再說。

梁君皓梁君皓梁君皓。

在文字上,不知你有否嘗過:
當一組字重覆看過很多遍,會覺得那字很陌生。
稱:結構崩壞。
第一次遇到是小學傳媒科的考試,
試卷裡出現「鮮」一字。
我一時看見這字,感覺很熟悉,也很陌生。
好像那裡怪怪的,但又說不出是那裡怪。
最後還是問了老師。

梁君皓梁君皓梁君皓梁君皓梁君皓梁君皓梁君皓梁君皓。

叫了二十多年,對自己的名字,和自己,都有結構崩壞了。

(待續)

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要怎麼才可以救你離開

今天在圖書館一邊看哲學書,一邊思索書本內容。
作者就是現在教哲學課的老師。
書本是有關佛教與自我、自覺、意思等概念。
可是不常閱讀的我,讀著讀著還是打吨了。
腦裡開始出現一個人頭,然後被斬去眼耳口鼻,連知覺也沒有。
只有活生生的腦袋在漆黑之中,感受——
還有感受嗎?
一個沒有感官的腦袋,能思考嗎?
不能嗎?就像做夢一般。
我做夢沒有開眼,但看見海上的樹,海中廣場,海裡的魚。
也沒有皮膚,卻能感受海面上太陽的溫度,和海水裡的涼意。
但當然,一切是我把已感受過之物,拼拼合合成的幻想。
或是,我前世真的是一條鬼蝠魟。

打吨間的夢感覺很長,但其實可能只是閉眼的瞬間。
一下睡醒,旁人看應該不知自己有睡過吧。
明明是圖書館,可是右邊的人很吵,於是帶上耳機,播更吵的歌。
Post-Rock真的不是閱讀的好音樂。
因為把氣氛做得太好,腦內會出現很多場景和鏡頭,來湊合那首歌的感覺。
播到Fragile的花火了。

每次一播這歌,我只會聯想到跟前度的花火式戀愛。
到歌曲中段,節奏快了,有點像一個人在黃昏的河岸上跑步。
用力的跑,用力的回想過去,用力的掉淚。
時間就如吹散灰燼的風。
照片的灰燼。
我們的照片。
一張張在黃昏的紅天是燒著,消失。
我一邊跑,一幕幕回憶重現,又消失。
情人節的晚上,我們坐在海旁,輕輕托著對方的臉頰吻下去,還拍了照。
十二月二十日,我們在末日前先說遺言,感激對方出現在自己生命中。
十二月十七日,我捉你的手,有膽沒膽的叫你做我女朋友。
再前幾天,明明冷到不行,海風一直吹。我還是脫下外衣給你被。
一年又一年。
流淚,受傷,憤慨,瘋狂。
大笑,擁抱,甜蜜,高潮。
一張又一張回憶。
一張又一張臉孔。
你的笑臉,你的淚臉,你的怒臉。
你的頭髮,你的皮膚,你的溫度。
你的一巴掌,你的一句甜言。
結他越彈越厲,越用力。
一下下轟烈的,像花火般消逝。
燃燒殆盡。

我對著密密麻麻的字,閉上眼。
忍住自己的淚水。
當你一直不停重覆想象會令自己哭的事,
到一個點,會開始不會因為這事而哭了。
我也如此。

我只是,對過去的事很懷緬。
只是偶然拿出來,掛念一下。
但我一直向前走的。

你也要走了。
好嗎。
你知道自己,
不能一直這樣活啊。
一直一直的在等。
事實上,只是無意義的等。
你不能再這樣了,你知道嗎。

悲傷令你跌進時間的裂縫去,日子飛逝也不知道。
現在你只是死了。已經死了。

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神在哪?

我:(在簡述過I Origins這電影後。)電影中其中一個女主角提到:「那種蟲子的感官只有嗅覺和觸覺,沒有視覺,所以感受不到光。但光實在是包圍著它。人就如這蟲子一樣。也沒有可以進化出感覺到靈界之物的能力。但也許,有某些人有變異,獲得這種感官。」

D:我從來就沒有否認過神的存在。只是認為,身為神,豈會花上我修為更高神階的時間,來造福人間?

我:就像人,不會愛螞蟻一樣。

D:對。即使你有同等的能力,能夠一秒拯救一隻、兩隻。但人不會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去救全世界的蟻。一分鐘也沒有。

我:就是呢。(如此一來,基督教所描述的神可真閒了)

我:這麼說,神以上的確是有更高神等吧。

D:是的。

我:姑且當一界有一種智慧神體。四次元的生物是三次元生物的神。五次元的生物是四次元生物的神。如此一來,每上昇一界,神等就再提昇,這樣可沒完沒了。

D:所以,必先要修至最高神等,才能知道答案。

我:這我可等你修成後,給我啟示了。你覺得四次元的神真的可以接觸三次元的人嗎?比方說,當然有二次元的世界了,但三次元的人類真的有方法跟二次元的生命接觸嗎?不就是沒有呢。二次元平面世界裡的智慧生命體是如何,我們還無從得悉吧。

D:我猜到上昇為四次元神體時,就會有方法的吧。

我:可是無論如何,在邏輯推論下,神等是無上限的推進的。

D:所以才不能憑人類的智慧去推敲。

我:所以我才一直說啊。一直在說的例子,就是螳螂蝦的眼睛。人類的眼睛裡的感光細胞只能感覺到可見光內的七彩顏色。可是螳螂蝦的眼睛是超進化的,可以看見可見光以外的顏色。這些顏色是無論人類以任何想象力、語言、甚至科技也無法重現的顏色。即使重現了,以人類的設定,也無法可以看見。同理,人類生存在三次元的世界裡,世界以空間為度量衡。比如一個佔了唯一空間的蘋果,加另一個佔了唯一空間的蘋果,就是兩個佔了分別不同唯一空間的蘋果。以如此三次元界的數理邏輯推論設定,來理解四次元的設定,就像想以人類的眼看螳螂蝦所看見的顏色一般。

我:(文補:語言也如此。嬰兒出生後所吸收獲得的語言,會對他對世界的觀感有大大分別。文化例子多不勝數。在此要說的甚至可能是思想上的表現。例如親人的稱呼是中文的特徵。在如此多親人稱呼下的語言成長,中文人在處理親情關係中表現就會不同。此處的影響不只於親情問題,可能會涉及對社會的態度,對宗教的迷思等等思想和行為都有所牽連。)

我:而人,正正就是在三次元世界這種「語言」下進化,歷代思想都以邏輯推論來成立,推進。(即使電影中,女主角的比喻也是:

「在這房間中,這床,這書,這桌,都是邏輯推理。但門外有的是光。只要打開門就可以見到邏輯外的東西了。」

其實這也是一種邏輯推理。

她的前設,是房間以內的都是邏輯裡的事物(三次元的思維)。

所以,房間以外的,就會是邏輯外的事物(四次元的思維)。

要走出房間,就要打開門。

所以,人要去看見邏輯以外的事物,就要「打開門」。

但可是,以上的推理手法,正正就是邏輯推理。換言之,按這邏輯推論來走出房間,其實還沒有「走出房間」。)所以,經過多年造化,以及在三次元邏輯推論的思想枷鎖下,人類不能從而推敲神在哪,神是何物的問題。先不論最高階的神體,可能連四次元的神體也無從得知。

D:所以才要去修神,到時就可以看見答案了。

我:好。


後記:剛才寫的是昨晚看過電影後,今天跟友人談的內容。一路寫就知道,自己也不就是中了邏輯的「咒語」。可是我也只是人,不能不以邏輯思考。也許要達到連想都不想的境界,才可知道更高次元的智慧?是否要像佛一樣呢?。


2015年8月26日 星期三

橙月

最近都在學彈方大同的橙月。

今天很閒,有兩小時,我下課後便走走。
走到學校旁的一個沙灘,一邊聽著黃衍仁和Brian在馬屎埔的演出。
實在太美妙了,廿五分鐘的表演,聽了十幾次。
結他美妙,歌聲一流,打鼓的更是超然的。真的太美妙了。

一邊聽一邊渡,沙灘上有長椅,就躺在上面唱:
「逆—風—吐————痰。」
好寫意。浪聲,風聲。微微陽光,微微河風。
因為是河邊,不是海邊。
聽得多了,還是聽聽橙月。

自己一人坐在長椅上,自在的唱著歌詞。
唱著唱著,才從歌詞想起一幕幕跟前度的境色。


There we sat among the thousand

fools just like us

But not so in love like us

夜裡在尖咀的噴泉旁,看著一大群人。

There we spoke of all our feelings

And dreams were born like that

And we hope for love like that
在序言書室裡,一起談過旅遊車的夢。

Now your dreams have changed, we’re far apart

I don’t know when or where to start

deleting you from my mind

現在都分開了。一個在台灣,一個在澳洲。

I want to stand with you again

I hope to find you here again

in the eternal sunshine
《無痛失戀》吧。此時我看著長椅另一端,想著你還是長髮的身影。

*I’ll search for the orange moon

that lit up our love on the ocean

while i held your hand

我才回想起。雖然橙月在這是指日落。但我跟她,確實有一個橙月。是永遠難忘的一個。
至少於我而言。

Now watch all the waves from the stones

where we gazed to the golden sun

是下白泥的那個嗎?但真的太久了。

If i see the horizon

glow just the same as it did when we stood on the hill

這個是夜裡在綠丘上,確實看見的橙月啊。
       
I’ll make the arrangements, just wait on that corner for me

If you drop me a line I’ll be sure to make these arrangements*
可是,我真的會再去見她嗎。


Lay your head upon my shoulder
I’ll sing a tune or three
Sweet melodies for thee


Softly speak to say "我愛你"
Why, do you leave
My heart is at your feet



Well I’d like to share three words again
priceless words with you again
if you think is possible

and maybe i can pull you close
whisper in your ear again that i want you in my life, forever


Repeat *



You’re like summer rain that cools me, it soothes me 


You are the person that I pray for every day


Maybe we’ll sit on those stairs once again


Maybe we won’t and I’ll have to pretend

You will be here in my imaginings, plain imaginings

Repeat *

我還是在長椅上哭了。
很不自制的。
也許歌詞實在太感人。
也許實在太有共鳴。
也許我真的,真的很想回到過去的時光。
那段,我們最青春,最浪漫的時光。

我哭得很厲害,因為我知沒有人。有人也沒關係。
我哭得臉都抖了,正如我過去,在她面前哭一樣。
可我知道,我哭,不是我還想跟她談戀愛。
也不是不願前進,不願放下。
不是還想牽她的手。

只是我對過去的消逝,感到很不捨。
感到很難過。
而已。

因為統統都是過去式了。
她最美好的回憶,是跟她的現任男朋友。
我只是,懷舊一下。

我只是。
很想回到過去。
改變一切一切做錯過的事,說錯過的話。
這樣至少,我們分手的時候,沒有那麼悲痛。
還盡力讓你在感情中,至少是開心的。

我真的很後悔沒有好好愛你。
小樹子。

2015年8月23日 星期日

喝酒對身體有不良影響。

再見。
跟Derek說過後,我離開家。
乘上950,一路都看風景。
Perth的晚色很普通,還不是城市的樣子。
但始終算是外地,還是要裝模作樣的看窗外。
一看就到總站了。才知道自己要下的站老早就錯過了。
沒關係。老子有的是地圖。
打開Google Map。
看看地址,再乘回950,回頭。
然後再走一條又黑又闊的路就可以了。
天上都是星星,民居都關了燈,但明明只是八時。

一直走,終於見到城市了。
然後就到達那夜要約會的地方。
他們都到齊了。還買了芝士和餅乾,說要生活態度一下。
於是就這樣談天,玩牌,玩玩True or Dare  ,就喝完一支紅酒一支白酒。
太美味了,她真會選。
因為大家都幾乎只見過幾次臉,我只是跟微胖的很有緣地經常碰面,和本身認識更胖那個。
但談天實在太高興了。那個男的單純得像我以前中四的時候,感覺很熟悉,也為他感到隱隱的難過。不過會過的。很快。
談天中得悉有人跟我一樣拍過很多散拖,同時也是雙性戀的人,也有一個很親近的前度。
突然感到,跟她也太合了吧。一定能有很多話題。感覺一點也不孤單。

在睡的時候,經常有想抱著她的衝動。
但只是我太寂寞,亦只是我遇見如此相似的人。
很奇妙。
還好我沒有。最後我還只是抱著自己,慣性的向右側睡(亦是她的方向)。早上努力隱藏自己的早安榮耀。
在睡的時間,我回想過去跟前度一起睡,她也是在右邊。
然後我還是說了:我好久沒跟女生同床了。
左邊的兩個人就說:這句感覺太奇怪了。

那晚的遊戲,我再次說清自己跟前度的關係。過去,現在,未來。
感覺每次一說清,自己也感到更清晰了。
每一次我也能肯定更多。

最後四時五時許睡了。
八時醒來,再睡。
十時真的醒來了。離開她家,在巴士站聽怒人的歌。
聽少一天也不行。是毒品嗎。

2015年8月21日 星期五

最近在澳洲

早上狂獵來了,跟Derek說的。
狂獵就是最近瘋狂在玩的遊戲中,裡頭的大反派。
每次來的時候都風雨欲來的樣子。
正是今早。天都暗了。狂風把房門吹響。
我在寬大的床上,摟住原是給另一人的枕頭,繼續倒頭大睡。
自從上次給那個人摟過後,現在睡覺都照樣的摟住枕頭。
因為我在床上,感到特別孤獨。
特別自前女友有了新男友後,感覺自己比過去更孤獨了。
(仆街呢個九方好難用)
特別現在的床這麼大。
於是另一個枕頭就算是床伴了。

最近都一直找不同女生談近況。
就是這樣子,能談的大部份都是女生。

好消息是,我好像一步步放下前女友了。
一直耿耿於懷,每次偷看她的電郵,心裡還是怪怪的,刺刺的。
剛才偷看最後一下,終於要登出了。
她在我的電話沒登出。所以雖然改了密碼,我還可以在電話上看,而且一直不捨得登出。
現在,我不應再跟蹤她了。反正她都會跟我說。
就只知道,她很幸福,同時也很痛苦。
我不打算說她跟我說了什麼。
但讓我感到,還是很難過。
唉。
愛情都不簡單。
但人為生靈,
能愛,能知道愛,乃為人在世間,最超然,最接近靈魂超然的境界。
當然佛陀修為神不是墮入愛河。
但若是愛,別人的愛,又與我何干?
別人的愛會在別人自己的人生紀錄上,寫下掌紋尾指下一個又一個叉。
那是她對自己人生的決擇。也是她認為值得的決擇。
是對自我的一種建構,也即是這種愛,會成為她自己一部份。
既然是她一部份,即使我也如此,我也只會由她。
始終愛情,不是人能所斷然就解決的事。
能感受自己認為的愛,都不錯。
我是很羨慕的。

最近我終於對一位朋友有好感了。
妹妹說我在感情關係上有進展了,我很高興。
狂獵要走吧。